近日,美國媒體和政客持續炒作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引發國際科學界質疑。美國《連線》科學新聞記者亞當·羅傑斯認為,“實驗室泄漏論”是部分人在利用科學本身的不確定性獲取政治利益,玩煽風點火的老把戲;澳大利亞流行病學家吉迪恩還指出,所謂的“實驗室泄漏論”論文缺乏令人信服的證據,站不住腳。

利用科學獲取政治利益

被指是“煽風點火的老把戲”

對於部分美國媒體和政客在新冠病毒溯源問題上炒作“實驗室泄漏論”,不少科學家和科學記者都一針見血地指出了該論調背後的政治化意圖,稱部分政客在玩煽風點火的老把戲。

美國《連線》網站科學新聞記者亞當·羅傑斯日前撰文稱,“實驗室泄漏論”實際是在利用科學本身的不確定性,把它作為政治“武器”。

羅傑斯表示,歷史和科學都表明,新冠病毒通過動物傳人比通過實驗室泄漏更有可能發生。一些談論實驗室泄漏的人,並不是想要知道答案。他們想要的是放大懷疑,甚至在某些情況下製造懷疑以牟利。

羅傑斯指出,新冠病毒流行的起源,可能需要數年才能確定。他解釋説,當科學家説“我們不完全確定”時,是將統計學誤差的可能性也涵蓋進了他們的分析中。他們從不説100%。但是,當非科學家們聽到“我們不完全確定”時,他們理解的是“你的意思是也有機會?”

接下來,這些人就把他們所謂的“科學支持”用在了其他的地方。文章稱,他們通過抨擊中國來轉移人們的注意力,讓他們不去關注國會山騷亂、限制投票權、對外疫苗援助等美國面臨的問題。

羅傑斯説,這是一套老把戲:“先找到不確定性,再把它像火苗一樣煽起來,然後利用它來獲取政治利益”。

《連線》另一位記者、生化學家丹·薩摩羅德尼茨基也認為,這些人正在把“實驗室泄漏論”變成一個陰謀論。

“中國已經成為‘陰謀論’的受害者”。曾赴武漢參加過溯源調查的世界衞生組織國際專家組成員、英國著名動物學家彼得·達塞克博士認為,“實驗室泄漏論”是“政治性的,而不是科學性的”。

達塞克博士所屬的世衞組織國際專家團隊在1月份對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進行了訪問後,認為新冠病毒“極不可能”從中國實驗室泄漏。這一結論,也清楚地記錄在2021年3月30日發佈的中國-世衞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的研究報告中。

5月31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也表示,病毒溯源是科學問題而非政治工具,應由全球科學家合作開展有關工作,而不是動用情報人員,或者由幾個政客指手畫腳。

科學淪為媒體爭鬥工具

證據變得不重要?

美國此輪炒作的新冠病毒溯源調查,與2020年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溯源調查相比,實質並無不同。儘管是老調重彈,但部分美國媒體前後表現不一,彼此指責嘲諷,甚至把科學當作輿論和黨派鬥爭的工具。

美國保守派媒體、支持特朗普的福克斯新聞日前提到,一年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自由派媒體都把“實驗室泄漏論”視為“陰謀論”,如今這些媒體卻開始大張旗鼓報道此事。福克斯新聞援引批評者的話稱,從對這個想法的徹底嘲弄到認真對待,這些媒體是“健忘”、“得了失憶症”。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的記者查克·託德5月30日表示,“對很多人來説”,“實驗室泄漏論”與政治糾纏不清。

不僅支持拜登政府的美國自由派媒體在實驗室泄漏論上的前後矛盾立場被嘲諷,最先報道此次所謂新情報的《華爾街日報》,也被指報道站不住腳。

《華爾街日報》近期一篇報道援引所謂“情報”稱,武漢病毒研究所三名科研人員2019年11月患重病住院,“症狀與新冠感染和常見季節性疾病一致”,並據此鼓動對中國進行病毒溯源調查。

對此,澳大利亞流行病學家吉迪恩·梅耶羅維茨-卡茨在《科學警報》雜誌網站上發文稱,即使中國有三名科研人員去醫院治療,也可能是在流感季正常遇到的情況,沒有任何“邪惡的含義”。但是這一事實卻在各種“噪音”中被忽略了。

他還對多個外媒援引的一篇聲稱發現“獨特指紋”的論文進行了分析。他表示,這篇文章的邏輯非常“怪異”,它甚至沒有聲稱,自己證明了新冠病毒是在實驗室中創造的,而是提出了一個理論,然後説其他人應該反駁這個理論。這項所謂的“研究”只是表明這些科學家認為病毒來自實驗室,但並沒有提供多少令人信服的證據。

吉迪恩指出,這就是大多數關於新冠病毒是否可能來自實驗室的討論的問題——它太政治化了,以至於證據完全不重要。